问医阁医话:一命二运三风水(一)

2020-03-29 18:02  阅读 193 次

人有三魂,天魂、地魂、人魂。人魂在肉体中,天魂在遥远的天上,地魂在遥远的地下。天魂、地魂都能保佑人。

人有祖宗们。人是祖宗们的香火,给祖宗们上香点火(烧纸钱)。祖宗们便也保佑人。

人在世上,受多种因素的影响-----天魂、地魂、祖宗、风水等等-----古人研究了影响人的各种因素,总结出一个结论: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阴功五读书。

一命,说的是影响人的,首要的是命。

二运,说的是影响人的,次要的是运。

三风水,说的是影响人的,第三重要的是风水。

四积阴功,说的是影响人的,第四重要的是积阴功。

五读书,说的是影响人的,第五重要的是读书。

古人说,“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”。

生死之类的大事,是命定的。

我老家的习俗,结婚那天的夜晚在新房里点一对油灯,一个油灯代表新郎,一个油灯代表新娘。点上一整夜。哪盏油灯先熄灭,便意味着将来哪方先于对方去世。

我父母结婚的时候,也按照习俗点了油灯。

我母亲说,快要天亮的时候,代表我父亲的那盏油灯,就要熄灭了,于是赶紧添了灯油,调整了灯芯,油灯又亮了起来。过了一阵子,又有要熄灭的迹象,于是,赶紧又添灯油调灯芯,灯又亮了。后来,又过了一阵子,代表我父亲的那盏灯,终还是突然的熄灭了。代表我母亲的那盏灯,则一直好好的亮着。

奇特的是:在我父亲后来的人生里,确实有两次,生命垂危,被我救了回来。再后来,突然去世。我母亲一直活得很好。一切正如那油灯预示。

我父亲四十二三岁上,被检查出乙肝。从此年年去老家的一个中医处喝中药。从秋到春,终于肝功能正常了。然后,经过一个夏天,肝功能又现异常,于是,又去喝中药。如此循环往复,一年又一年。

后来有一年,他来常州。正是夏天,他的肝功能再度异常。在常州的传染病医院检查,医生要求住院。住院不久,得了腹膜炎(有资料说这病就是住院后容易产生的)。-----后来终于出院,住院前化验单上三项不正常,出院时化验单上十五项就没一项是正常的。

医生认为他活不了多久。

我不愿意相信。于是,努力去寻求治法,从广告到老中医经验,到食疗等等。十个月后,他再去检查,乙肝抗原阴性,以前的肝纤维化的结果也消失了,甚至,以前他的高血糖也正常了。

检查显示:他康复了。

他高高兴兴的回了老家,上班去了。

那是第一次,我拨亮了他生命的灯火。

我的父亲一向有腹胀的毛病,但凡吃些新鲜的食物就会腹胀。这毛病他自小就有。每次都是吃些食母生治腹胀。

他回老家上班的两年后,有一天晚上,又腹胀了。母亲当晚就去附近的乡村医生家里给他买食母生。他一口气吃下了12颗。当夜,五内如焚,没能睡觉。到了天亮再看那所谓的食母生,竟然是土霉素-----乡村医生给错了药物,导致他一口气吃了12颗土霉素,当晚没能睡觉,然后,就发现黄疸。

那时候他仍然坚持去上班。一周后,自己骑车去县城的医院检查。医生跟他说,住院,一周就会好,花费大概千把块。

他依照医生所言去住院-----甚至都没告诉我和我弟弟。

住院一周后,有亲戚告知我们,父亲已经肝昏迷。我弟弟立即回去,包了车子接他来常州,送入医院抢救。

七天后,他终于从昏迷中醒来。又一月,他仍然严重的腹水、黄疸,没任何起色。-----医生说他的肝脏只有拳头大,严重硬化,全身所有酶紊乱,没有希望。倘若出院,不会超过三天。-----我却让他出院了,因为我不信,我想自己来治疗他。

出院三天,果然他再次陷入了昏迷。

我给他静脉注射清开灵(他儿媳妇会静脉注射,买了药物,就在家里给他静脉注射的),给他喂羚羊角粉。三天后,他便从昏迷中醒来。

我在一本老中医治肝病的书上,看到有三甲散,于是,去中医院给他订制了这药的药丸。在这本书上,我还看到了一个柴胡的方剂,也照抄处方,买了药回来熬给他喝。在另外一本民间偏方的书里,我看到了陈葫芦,于是,去老家把众邻居的水瓢(几十年的陈葫芦)全给收了回来,每天砸几个熬水给他喝。

就上述的方法,一个月后,他的严重的黄疸腹水全消。有天,还一口气走了两三里路到附近的车站送一个亲戚回去。

我再次,拨亮了他生命的灯火。

那以后,他就一直跟我住。其间,他的所有不适,都是我处理的。

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,他又腹胀了。腹胀如鼓,非常严重。我琢磨良久,决定给他补气药物,用人参黄芪。一碗人参黄芪水下肚,半小时后,他的腹胀全消。

那一两年间,他的所有的问题都是我处理的,每次,都是半天一天就好了。后来,他甚至每天早晨都去附近的一个学校里跑步,看上去相当健康。

我以为他会一直好好的。

然而,03年的那个冬天,有一个早晨,我照例起床后就去看他。他却突然对我说:我不会怪你的。突然这么一句,没头没脑,我听了心里吃惊,却并不愿意往深里去想。毕竟他能吃能睡不是么,看上去挺好。那天过后,又一两周的样子,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-----给他打电话的是一个癌症晚期患者,电话里,那人说快要死了。我父亲竟然回答说他自己也快了。-----那时候我站在房门口,听他跟对方聊天,听了非常的吃惊。却也并没有多想,以为聊天而已。

又两三周过去吧,某一天早晨,他突然昏迷。送他去医院检查,除了血糖稍微高一点点(也不至于导致昏迷),他的所有检查指标都是正常的(除了以前的肝硬化外)。也没有黄疸腹水腹胀或者呕吐腹泻等等症状,更没有吐血拉血等,连牙龈出血都没有,他就那么突然昏迷了。昏迷十多天后去世。

他的生命定格在55岁的那年腊月初二晚上九点刚过。这回,我再没能拨亮他生命的灯火。

我父亲去世后,母亲才给我讲了他们结婚那晚父亲的那盏油灯的故事。古人说,“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”。生死之事,真的是命么-----父亲初始因为乙肝病毒而导致的肝纤维化以及众多症状,我给他全部治愈了。何以后来就把土霉素当食母生吃了,导致了肝脏药物中毒。在医院里,一周就给治成了肝昏迷,肝脏急剧硬化到只有拳头大的地步呢。-----我两次拨亮了他生命的灯火,且总是迅速的给他消除种种的症状,让他看上去相当的健康,但终究没能让他的灯火燃到天明-----高明的医术,只能消除疾病,却对寿命无用么?----古人说“寿命”两字,寿,真的取决于命,而不是取决于医术吧。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天医宗):问医阁医话:一命二运三风水(一)

历史上的今天:

本文地址:https://xueweitu.net/24215/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人体穴位图的公众号,公众号:xueweidaquan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